您的位置: 克孜勒苏信息网 > 科技

绝世邪君 第九百三十五章 血脉觉醒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3:49

绝世邪君 第九百三十五章 血脉觉醒

在翠绿的山峰里,韩老道速如奔雷,连续几道狠辣的掌力,打出屏风,震动的空气之颤,落叶飒飒间,略显凄凉。

小米彩瘫倒在沙坑中,周遭一片狼藉,她那本就娇小的身躯,此时是显得单薄,一只玉手捂住樱唇,但也总有些不开眼的血迹,从指缝里流出。

“小米彩!”

秦时肃杀的低啸,以他的眼里,一眼便可探出此时小米彩的伤势之重,那樱唇上沾染的血迹,略微散发着晦色,这是伤到了脾肺啊。

想到这,他几乎不假思索,就欲从虚空中$踏出,但血巫师突然伸手阻拦,叫他皱了皱眉:“血巫师,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仔细看!”

血巫师指向小米彩,秦石这才不禁的愣了愣。

只见,小米彩脸颊苍白,眼神却十分凝绝,那一抹杀意叫熟知她的秦石都微微吃惊,两人从相识至今也有五年之多,但他还是头一次,看到小米彩这般严肃。

“是因为那七彩祥云蛇统领的精血?”秦石独喃。

血巫师长叹:“嗯,不过我想,两人在这里相遇,应该是纯属巧合,你看那韩老道的气息,九天后期,却明显有消耗过的痕迹,否则小米彩在他手上,撑不过三个照面。”

言罢

,血巫师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顿了下,道:“对了,你还记得,李琦那小子之前所说的吗?”

“你是说,韩家?”

“对,就是韩家。”血巫师肯定的道:“之前,李琦那小子说过,韩家这些年不断积攒与荒兽有关的一切,所以我想他和你的目标应该一样,也是为了这翠峰山上的某只荒兽。”

“而观测这翠峰山的荒兽,能够被这老家伙看上眼的,怕是只有那只被你炼化的白熊,那白熊本就是万兽首领,所以,我想,他的目标,应该就是那只白熊,只是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小米彩,小米彩对他有恨,所以出手袭击,叫那白熊逃掉,再加上小米彩的血脉威压,才会导致刚刚的兽潮。”

听闻分析,秦石凝神回想,脑海中闪过之前在虚洞中,对那只大白熊的封印炼化,虽说他现在的灵魂修为已有七天,不过现在想一想,确实有些过于顺利。

“是这样又如何?我不能看着小米彩受伤!”秦石克制自己不去多想,现在他只在乎小米彩的安危。

但血巫师再次拦住他,这一次惹来他的不悦,吼道:“血巫师,你再阻拦我,好给我个合适的理由!”

血巫师奈的摇头:“这一次,我劝你还是不要出手,那小丫头现在心里有心结,而打开这心结的办法,就是这老家伙,解铃还须系铃人的道理你应该明白,现在以那小丫头对这老家伙的憎恨,若不到后一刻,你出手的话,很可能会叫这小丫头,永远都被困在这心结里,这对她将来的修炼极为不利。”

秦石闻言,心底猛的一沉。

心结,这种看似虚缥缈之事,在修炼一途之中却极为重要,在这长达万年的历史长河中,不知有多少通天大能,异禀天才,终就是毁在那一个虚渺的心结上,永不超生。

为此,秦石狠狠的握紧拳头。

“而且,我想那小丫头,心里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嗯?”秦石茫然的哼声。

“你自己看吧。”血巫师探手指去。

透过虚空的裂痕,秦石黑眸朝小米彩望去,顿时四目相对,他这才发现,小米彩好似早已感觉到他赶来身边,美眸始终凝望着那片缥缈之地,而后她倔强的摆动螓首,如一把巨锤一样狠狠的敲击在秦石心口。

“她那么坚持,你还要出手吗?”

“如果她有危险,我会不惜代价的救她。”秦石没有给予肯定的答复,只是表明的立场。

但,他终是没有在出手,只是森寒的黑眸朝韩老道转过,眯眼道:“如果,小米彩伤到分毫,我就要你整个韩家来陪葬!”

幽林里,韩老道步步逼近小米彩,从他的老眼之中依稀还能察觉到些许怒意,冷道:“喝,哪里跑来的小毛丫头,竟敢坏了我韩家的大事!”

小米彩讥笑道:“呵呵,老家伙,现在那大白熊想必已经跑远了,任你有再强的实力,也别想在追到它!”

“你……!”韩老道嘴角抽搐了几下,才缓和不少的道:“好一个尖牙利嘴的小丫头,那白熊是我足足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才锁定的猎物,只要夺了它的兽丹,我韩家筹备百年的计划就能实现了,没想到竟被你给打破了,我现在就杀了你来咽下这口气!”

韩老道举起手掌,冲着小米彩的眉心就贯下。

那力量之强,连周遭的微风好似都被冻结,小米彩顿时受到极强的危机感,叫她猛的咬紧牙关:“老狗,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血脉祭奠!”

轰隆隆!眼看小米彩就要被韩老道的掌风击穿,突然从她周身爆射出一股极强之力,那力量在短暂的瞬间,竟远远超出小米彩的修为,从六天,达到七天,八天,九天。

没错,足足有九天,连远处的秦石都微微皱眉:“这小丫头,何时拥有这般强悍的力量了?”

“应该是血脉之力的觉醒。”

“什么意思?”

“任何荒兽,从出生起,就会怀有本族的血脉之力,这种血脉之力决定了他们未来的成长,而一旦这种血脉之力得到觉醒,那将会有突飞猛进的突破,是一种只属于荒兽的突破。”血巫师言罢,盯着小米彩颇有深意的道:“难怪,之前我会从这小丫头体内感到奇怪,原来是她体内的血脉在觉醒,不过看她现在的模样,这次觉醒并不是很成功,她的情绪化太强烈了,应该持续不了多久,便会回到原本的修为。”

“那是说,失败了吗?”

“也不算是失败,荒兽的血脉觉醒本身就需要由数次的爆发组成,这一次血脉觉醒之后,这小丫头将会有本质的变化,直到下次的血脉觉醒。”血巫师道。

闻言,秦石才放松不少,心中不由为小米彩感到开心。

不过在开心的同时,秦石却也替她感到担忧,暗道:“按照现在这个情况,看来血巫师之前说的没错,这小丫头在七彩祥云蛇族中拥有着不低的身份,怕是她此行回到兽界,会面临很大的难题啊。”

“小小年纪,就要经历家族变迁,她身上所肩负的,真的不比我少。”秦石第一次,为这个小丫头感到可怜。

轰!

那一股极强的血脉之力,惹来整座翠峰山的颤抖,即便在万米之外的山林中,都是鸟作兽散。

韩老道猛的皱眉,而这还没有结束,那力量在涌动下,小米彩的娇躯闪烁霞光,在不断的膨胀下,化为千丈巨蟒,身的七彩蛇麟,是那样的醒目。

“这是,神兽的血脉?小丫头,你是七彩祥云蛇的后裔?”尽管被那力量震退,在韩老道看见小米彩的本尊时,老眼中也是满含遮掩不住的精光。

“老狗,将我族首领的精血还来!”

小米彩化为本尊,狰狞的冲韩老道伏击。

在血脉的提升下,同为九天之境的小米彩,一时间和韩老道竟难分伯仲,两者连续交锋,刀光火石之间,甚至连虚空中的秦石都感到暗暗惊叹。

砰!砰砰砰!

连续推出三掌,韩老道将小米彩震退,自己也在草面上滑行百米,但老眼中却没有半点胆怯,反而被兴奋布满:“哈哈,真是天助我韩家,没想到你竟真是七彩祥云蛇的后裔,那大白熊和你相比起来,简直差了太多,只要夺取你的兽丹,那我韩家的计划,会如期完成不说,定会取得意想不到的收获!”

韩老道的贪婪是那么明显,接着他根本不做思考,以凶猛的气势冲向小米彩,两只枯手产生滚烫的暖流,如一道一道强烈的蒸汽喷枪一样,不断激射向小米彩的蛇身。

化为本尊,小米彩虽然在力量上得到了质的飞跃,不过由于体型过于的庞大,速度上也受到了或多或少的阻碍,躲开韩老道几掌,便感到严重吃力,连续被韩老道击中,蛇身上的彩麟碎裂,片片的散落在土壤中,那份痛楚叫她哀嚎一声。

但在秦石看着心疼下,小米彩突然做出个叫他大吃一惊的动作。

眼看着那枯掌再次追击落下,小米彩的美眸泛起精芒,竟有一道,叫秦石极为熟悉的色彩,跟着小米彩不退反进,张开獠牙!

“我是不会输的!”

她冲着韩老道嘶咬,力量连空气都被撕碎。

“好强的力量……!”

“不熟悉吗?这力量不正是每一次,你在绝境时爆发的吗?我说过,这小丫头,有不弱于你的信念,这些年在你的身边,她从你身上学会了很多。”血巫师笑道。

秦石暗暗点头:“小米彩真的长大了。”

砰!

獠牙和韩老道的掌风触碰,接着以两人为圆心,形成极为庞大而恐怖的波动,滚滚尘埃,惊天弥漫。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价格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地址电话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的费用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价格贵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