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克孜勒苏信息网 > 育儿

未授权音乐下线除了收费就无路可走

发布时间:2019-10-12 16:29:53

未授权音乐下线 除了收费就无路可走?

国家版权局一道新政下达,7月31日之前,国内各络音乐平台上未经授权的作品必须全部下线。对这些数字平台来说,规规矩矩用音乐的日子马上到来,他们会否遭遇颠覆性的打击?而一旦络音乐平台不得不花重金购买版权,这笔费用只剩转嫁到用户身上这一条道吗?

络配图讯公司法务部总经理江波承认,音乐领域里,版权问题沉疴已久。一方面,络音乐服务商之间版权讼争不断;另一方面,以独家形式使用音乐作品的方法,使得版权价格连年提升。如今伴随史上最严版权令实行,部分游离在灰色地带的音乐产业,迎来了一次洗牌契机。但从某种角度而言,这次洗牌却是以资本为“生死线”的——鉴于音乐服务商需为版权投入巨大资金,那么并非每个玩家都能在这场版权风暴中幸存。

络配图圈内普遍把腾讯系(音乐)、阿里系(虾米、天天动听)和海洋系(酷狗、酷我、海洋)归为音乐平台的第一梯队,其在平台投入均以亿元计。而依托易和百度两大络平台,易云音乐和天天静天也有不小的体量。其余则基本属于实力单薄的应用平台。在江波看来,此次版权大战,实力雄厚的络音乐平台早在政策收紧前已经闻风而动,提前争夺版权,因此绝不至于受到新政的颠覆性影响。

比如去年11月,音乐获华纳独家版权;同年12月,他们相继与索尼音乐、韩国YG达成中国大陆地区络音乐独家版权及版权分发总代理战略合作。目前,音乐的独家版权合作方包括华纳、索尼、YG、JVR、英皇、福茂、少城时代、梦想当然等20余家唱片公司,正版版权合作方200多家,并有《我是歌手》二三季,《中国好声音》第四季等音乐节目独家版权。同为络巨头的阿里巴巴当然不会示弱,他们在今年3月宣布与德国音乐版权管理公司贝塔斯曼音乐集团(BMG)签署音乐数字版权分发协议。将独家版权签予阿里巴巴的几家唱片公司中,包括了拥有最多经典曲目的滚石唱片。据业界分析,腾讯与阿里两家在过去一年内花费在音乐版权上的费用都超过5亿元。

相比之下,那些势单力孤的小站、创业公司开发的App,在愈加激烈的争夺中会显得力有不逮。最明显的例子,10天前多米音乐的最大股东宣告转卖手头持有的全部股份。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一动作摆明就是该股东对多米音乐前途未卜的悲观态度。单从这一角度看,与其说此次风暴即将肃清音乐服务商,不如讲,中国的音乐市场将由资本决定去留。

可以预见,未来几个月内,会有一批小平台不堪重负暂别音乐圈。但这并不代表经受住资本砥砺的“生还者”就可高枕无忧,最低限度,他们得思考新的盈利模式以冲抵多付的版权费用。“把费用压力转嫁到用户身上?这肯定不是上策。”江波认为,尽管实行收费下载势在必行,但无论大小平台,怎样收费、那家先启动收费,都有待观望。毕竟,比起有偿提供下载但可能流失万千用户的风险,各平台宁愿自掏腰包保住点击量。

综合各方反馈,普通用户收费应该不会在8月1日络平台肃清的第一时间就执行,过渡期大约3个月。这段时间,各家平台将运用各种优惠方案来缓冲直接付费给用户带来的冲击。比如试听就不失为一个缓兵之计,试听免费,下载收费,让用户循序渐进地适应收费过程。

对于多数平台来说,豪掷千金购得天价版权并非上策,他们也可另寻出路做名牌的周边生意。比如易bobo就与《中国好声音》合作上线官方App,整合其学员招募、秀场主唱、好声音

有赞微商城入驻规范
微信有哪些小程序
微店怎么开通分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