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克孜勒苏信息网 > 育儿

神医弃女 第639章 两对有情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2:56

神医弃女 第639章 两对有情人

(猫扑中文)皇宫了的婚礼

,即将举行,此时究竟是何人会拦下她们的马车。

叶凌月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慢慢的掀开了马车车帘,星涎匕蓄势待发。

忽的一阵冷风灌了进来,叶凌月还未回过神来,手就已经被人制住,她心下一惊,就要攻击。

可这时,一股清冽如冰雪般的香气飘来,紧接着,她就落入了一个宽阔的胸膛里,原本紧张的几乎起了褶子的心,在闻到了那股气息后,一下子平复了下来。

由于没有防备,牙关轻易被来人撬开了,软软的,热热的,男人的舌在她的口腔里,攫取了她的甜蜜,轻轻的噬咬着。

伴随着男人的呼吸,叶凌月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如擂鼓般,一下又一下。

直到把她的呼吸和气味全都掠夺一空,男人才放过了叶凌月。

真的是凤莘,叶凌月面红红的,觑了眼眼前容光焕发,仿佛得了无数滋润的男人。

她的唇,已经充血般红肿一片,就如涂了上等的胭脂,让人看了遐想连篇。

叶凌月新月般的眸子里,一双眼,水光涟漪,闪动着艳色,看得凤莘一瞬不瞬,忍不住又亲啄了她一口。

马车外,马车里,同时咳了一声,提醒着还有第三、第四者的存在。

天尊满脸的尴尬。

青枫公主则是一脸暧昧的笑容,当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儿子这一次小别胜新婚,可比以前大胆多了。

看来叶凌月这个准儿媳妇,怎么也逃不掉了。

叶凌月捂了捂发红的耳朵。

她和凤莘亲昵,也不是第一次了,他们有在书房里,有在人后,也有在马车上,可唯独没在其他人的面前。

“凤莘,你个色胚子,你怎么能怎么能当着……不对,你好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叶凌月俏脸上,飞起了赧色来,气呼呼的就要往马车里钻,可又想起来,凤莘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同样吃惊的还有青枫公主。

“我自然是来观礼的,我爹爹和我娘亲复婚的好日子,我这个当儿子的,怎么能不出现。”凤莘一把将叶凌月抱下了马车,在后者表示抗议时,他轻声说道。“让我娘和天尊单独处一会儿。”

凤莘抱着叶凌月,走向了身后的一辆马车。

天尊站在了马车前,望着马车里,那一袭红妆的娇俏佳人。

“你最终还是没法子放下他。”天尊眼底一片复杂,有不甘,有悲痛。

“师兄,对不起,你对我的恩情,我这辈子是无法报答了。”青枫公主望着眼前,面容依旧英挺,却过早让华发斑白了双鬓的男人。

那一年,她在崖底奄奄一息,是他,找了三天三夜,出现在她面前。

她容貌尽毁,心灰意冷,是他,一巴掌将她打醒,逼迫着她去看莘儿,告诉她必须活下来。

她留在通天阁,也是他,亦师亦兄,倾其所有,耐心教导她一切。

天尊对她的好,她全都明白。

只可惜,她先遇上了凤澜。

“青枫,我不期许你的报答,我只问你,若是有来生,你我之间,没有凤澜,你可愿意与我在一起?”天尊垂下了眼。

今生无望,至少还有来世。

若是有来世,年华不再虚度,他一定要抢在凤澜之前,找到她,遇见她。

男人低如尘芥般的询问,让青枫泪如雨下。

她此生,不负天下人,却独独负了他。

她知道,她该点头,可这一个点头,却犹如千斤重般,迟迟难以落下。

来生太久,她又怎么能轻许承诺。

她辜负了他这一世,又怎能忍心再祸害了他的来生。

天尊苦涩一笑。

“罢罢罢,青枫,你我终究是缘浅。你去吧,他在等着你。”

青枫公主,泪眼迷离,她走过了天尊的身旁,重重跪下,朝着他叩了三首,随后起身,那一身火色的葳蕤,盛开在了春寒料峭的早春。

她望了宫阙深深的皇宫走去,留下了天尊孑然一人。

却不知,就在她与他擦身而过的一刹那。

身后的男人,双肩陡然塌下,仿佛一瞬间,失去了全部的力量,泪如雨下。

这一擦身而过,却是一生一世。

马车上,叶凌月也不禁红了眼。

“天尊,是个可怜人。”

“人之感情,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又何来可怜不可怜。”凤莘揉着自家小女人的头发,见她红着眼红着鼻,不禁有几分怜惜,温柔地替她擦去了泪水。

“话说,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你爹爹被逼婚,你好歹也得有点做儿子的觉悟,怎么能就自己一人,还不知好歹地带着你爹爹的情敌过来呢。”叶凌月见了凤莘的身子无恙,高兴之余,发起了牢骚。

“阎九被一些小事拖住了。女帝的婚事,还邀请了一些人来,地下阎殿的人不宜出现在皇宫。况且,看你胸有成竹,带着我娘亲单刀赴会,我想你也已经有了万全之策了。”凤莘含笑,他敢小看了任何人,唯独不敢小看了他怀里的小女人。

叶凌月这才眉开眼笑着。

“那还等什么,时将到,我们也该进去看戏了。”

皇宫里,女帝今日,一身红妆,梳了个朝凰髻,头顶戴着喜冠,那袭用了上等北青云锦织成的嫁衣,拖了三四丈长,经过了精心修饰的眉宇,美的就如一朵盛开的国色牡丹。

“圣上今日真美,想必一定会艳压群芳。”蝶魅在旁赞美着女帝。

女帝也反复看了几次,镜子里的艳丽容颜,让她一时都忘记了自己落发秃头的事来。

“圣上,吉时已到,凤王和文武百官,都已经在和鸣殿等候。”

礼官提醒道。

女帝起了身,由着几名宫女搀扶着,走出了寝宫。

才到和鸣殿口,凤澜那挺拔高大如苍松般的身姿,就照亮了女帝的眼。

可看清了凤澜的容貌时,女帝皱了皱眉。

他怎么能这副样子,就来参加婚礼。

凤澜的面容憔悴,胡须都没刮,就连身上的喜服,都是胡乱套上去的,连腰带都没寄。

女帝的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众人的眼中,都有着惊艳之色,可唯独凤澜恍若没看到般。

就连女帝,走到了他的身前,他都没正眼看她一眼。

女帝的心中,似有一把火在燃烧。

原本喜庆的氛围,也因为女帝和凤澜之间,涌动的暗潮,变得一下子冷清了起来。猫扑中文

鹰潭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费用
濮阳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鹰潭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