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克孜勒苏信息网 > 体育

大荒蛮神 第八章 发狂的海兽

发布时间:2019-09-24 17:32:29

大荒蛮神 第八章 发狂的海兽

三艘海船的法阵一起启动,茫茫雾气蒸腾而起,瞬时化作无数冰锥,闪烁寒光,往四头袭来的海兽射去。

这些冰锥大多有七八尺大,棱角锋利,就像无数巨箭射出。

换成寻常武修,挨一下就得丢半条命,但样子丑陋的海兽,每一头都有二十多丈长。

青黑色的鳞皮不仅异常坚厚,表面还覆有一些奇滑无比的黏_膜,大半冰锥竟然就被这层黏_膜滑开,根本无法射入这些海兽的体内……

三艘海船,除了设于底舱的防御法阵之外,甲板还有数十架巨弩。

架在弩槽里的弩箭,根根有如儿臂粗细、一丈来长,不仅精铁所铸的箭簇上刻印破甲符篆,赤精铜所铸的弩槽也镌刻密密麻麻的蓄力符篆。

归海阁的家底差不多都在这三艘海船之上,保命手段自然不会仅有一两种。

在坠星海对付这种体形庞大、皮坚甲厚的海兽,巨弩要比防御法阵好使、有效。

“咔咔咔”的上弦声,二十四架巨弩一起发射,弩_枪像浮渡虚空,瞬眼间就射中四头体形巨大的海兽。

“哞哞!”每头海兽都被四五根弩_枪射中,发狂的吼叫起来,掀动巨浪如山崖陡立,兽血瞬时就将千丈之内的海水染得赤红。

巨弩虽能射伤海兽,却无法将这些海兽立时射杀。

海盗中有擅长驭使海兽的驭兽师,海兽狂性彻底发作起来,只是更为凶猛的往海船扑来。

防御法阵不断在海船的外围凝聚雾盾,都很快就被妖力无穷的海兽撕裂。

三艘海艘就像三片落叶,在汹涌的海浪中剧烈的颠簸。

普通的仆役根本不敢露头,而修为稍弱的散修,没能及时躲入舱中,当下也有十数人被震落下海,在水里挣扎片晌,只有少数人幸免于难,被救上来,更多的人被海兽一口吞下。

船上的修士终是按耐不住,纷纷祭出法器,竭尽全力的阻止海兽直接攻击海船,不然的话海船会直接被海兽的巨齿咬断。

他们没有海船可以立足,除了还胎境修士可以御气飞行外,其他人都将成为海兽的腹中食。

无数灵符像流星火雨一样射出。

真阳境散修,修为虽低,但大家都知道远行出海绝不可能太平,灵符丹药都是尽可能准备充足。

谁身上没有几百张灵符存着,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

朱袍修士与红胡子还没有率海盗主力扑上来,三艘海船上的三十名还胎境修士也不敢轻易妄动,但绝大多数真阳境散修身上所备的灵符,威力其实有限,单纯的冰锥、火球,对这些海兽的威胁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但聚少成多、积沙为塔,数百人一起疾射灵符施发符法,数十枚、上百枚灵盾不断的重叠下来,威力还是颇为可观。

陈寻一边聚石为箭,往海兽那碜人的巨大眼珠射去,一边趁着混乱,从虚元珠释出少量的蜃雾,混入海船法阵所聚的雾盾之中。

玄龟吞吐蜃雾,能迷人心智,只要海盗不能控制这四头海兽攻击海船,他们就不至于这么被动。

看着海船法阵所蓄的灵力被消耗近半,朱袍修士与红胡子也都祭出月牙铲、石斧,往海船攻来。

红胡子的石斧没有什么花招,就是劈出一道道黑光斧影轰向海船,然而每一道黑光斧影都有万钧之势,归海阁这边若不借防御法阵,非要十数还胎境修士御使法器,才能勉强化解。

朱袍修士的修为,比红胡子更是要强出数倍,就见他掐诀施法,月牙铲状的法器透着茫茫血影,飞快在海船上方聚成一片血色红云,血色雨箭洒落,防御法阵所聚的雾盾只能坚撑三五息时间,就被血箭射穿……

十二座防御法阵汇聚雾盾的速度已经提到极致,十数名真阳境弟子不提防被血雨落在身上,顿时就发出凄厉的惨叫,身上大片的皮肉被血雨腐蚀露出森森白骨来,转眼间就倒在地上挣扎死去。

朱袍修士御空站在千丈之外,冷眼看着这一切,只是不断摧动法力,加大血云的厚度,享受这一刻残杀报仇带给他的快感。

在外围的数百海盗,这时候也乘另两头海兽逼来,准备跳上海船,眼睛里都有凶残而贪婪的光芒,船上的财货跟女人似乎都已成他们的囊中之物。

然而在他们接近四头受创发狂的海兽之时,才发现事实跟他们所想象的远不一样。

这四头海兽早就被蜃雾迷乱心智,此前海船离它们最近,只是加倍疯狂的攻击海船,而待数百海盗穿插进来,想跳上海船之时,它们就转回头来疯狂的攻击离得最近的海盗……

这数百海盗眼睛里都是海船上的财货跟女人,都没有人注意到躲在他们后面的驭兽师,早就失去对这四头海兽的控制。

甚至还有四人因为海兽的反噬、七窍流血而亡。

这伙海盗中的驭兽师,修为本身就不是很强,控制成年期的巨棘兽可以说是极为勉强。

海兽一旦遭受重创,狂性大发,失去控制也是常有的事情,其他驭兽师没有发现异常,只是极尽全力的想重新控制住这四头狂性大发的海兽。

而此前这四头海兽虽然失去控制,但一直都在加倍疯狂的攻击海船,驭兽师就没有想到要提醒其他海盗注意,谁能想到失去控制的海兽,竟然转回头先攻击逼近的海盗?

数百海盗全无防备,顿时就被四头海兽冲落下海,眨眼间就有数十人被海兽吞入腹中。海盗身纹魔纹,肉身一个个强横无比,坚如木石,但海兽那一只只像阔齿利剑的巨牙

大荒蛮神  第八章 发狂的海兽

,就连金铁都能轻易咬断,海盗只要落在它们嘴边,无不被一口咬断身躯,海水更是深赤一片。

而海盗所乘的另两头体型稍小的海兽,也被发狂的海兽一口咬住不放,在鲜血染红的海水里剧烈的自相残杀起来,掀起腾腾巨浪……

不要说海盗了,就连船上的散修看到这一幕都犯傻。

还是朱良庸最先反应过来,大叫道:“玩火者自焚,海盗已经失去对海兽的控制,大家集中力量射杀水中的海盗……”

海兽自相残杀起来,十二座防御法阵就能腾出手来,助朱良庸他们抵御朱袍修士与红胡子的攻击。

朱袍修士再想摧动全身的法力,在短时间内击杀朱良庸等人,已经是没有可能。

红胡子也完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一幕,十二座防御法阵再差劲,集中起来也非他与石龙上人能抵挡,何况三艘海船上还有三十名还胎境修士、数百名真阳境散修。

真阳境散修看似实力极弱,但一人一道灵符,数百道灵符一齐往他们砸来,他们不死也要丢半条命。

只是还有数百海盗在海水在挣扎,红胡子不能轻易就弃他们而去;朱袍修士也看到,只要能有百余海盗冲上海船,他们就能抓住最后的胜算。

陈寻假装力竭,一个不察被巨浪卷下海,心想借遁入海底。哪里想他刚掉下船舷,那边杜夫人眼明手快,祭出红绫就往他身上卷来,就将他这个救命恩人救上船。

陈寻心里十分无奈,都想大叫着跟杜夫人说,咱们在这里可以分手了,你不要再纠缠我了,但他此时又不能拒绝杜夫人拼命要救他的好意。

落水的海盗里也有十数强者,他们虽然不会御空飞行,但肉身纹满密密麻麻的魔纹,肉身比还胎境后期武修还要强横,知道想要摆脱发狂海兽的撕咬,就必需以最快的速度攻上海船。

看到海船有人落来,数名海盗不问三七二十一,踏水分波,就持刀叉枪攻来。有此机会,陈寻自然不会错过难得的脱身机会,恨不能兴奋的大叫:“快打我、打我!”

杜夫人见数名武力强横的海盗往陈寻一人杀去,她仅祭使一方红绫,很难替陈寻挡住这么多的攻击,就飞身从船舷飞出,灭魔玉手拍出一道道如有实体的掌影,想替陈寻解围……

只是杜夫人仅还胎境初期的修为,而数名围来的海盗,个个都堪比还胎境后期武修,一戟刺来就穿过杜夫人拍出的密集掌影,将她左肩刺了一个洞穿;更有一名海盗身形诡异的从侧面欺近,巨拳如锤,就往杜夫人那娇小迷人的头颅轰来。

陈寻轻叹一声,释出玄劲将杜夫人往下一拉,好让他的身子能刚好挡住那只如锤巨拳。

十二座防御法阵发动,两位天元境强者疯狂攻来,六头巨型海兽自相残杀,三艘海船周围天地元力自然震荡不休。

到处都是怪力撕扯形成的玄劲漩涡,修为稍弱者都无法立足,杜夫人不知觉间被玄劲拉了一下,恰好躲过致命一击也没有什么奇怪,但她知道以陈寻的低微修为,绝对会被这一拳打得粉身碎骨。

只是她左肩被巨戟击穿,妖躯又陷入奇异的怪力漩涡中一时难以挣扎,根本无法出救陈寻,只是吓得玉颜失色……

这一拳对陈寻来说,就跟挠痒痒似的一样轻微,但他假死遁走,杜夫人却要身陷重围之中,而杜良庸等人船首正极力抵挡朱袍修士与红胡子的攻势,无法腾出手来救援。

杜夫人舍命来救他,他就不能将娇滴滴、颇讲义气的杜夫人丢给海盗围杀,心念转动,海盗那一拳已经轰杀他的后背,陈寻随势往前撞去,无穷尽的巨力都御到杜夫人的身上,将她撞晕过去,两个人就像沉水的石头,一起往海底坠去……

靠近礁岛的缘故,这些海域仅数百丈深,到处都乌黑狰狞的礁石,陈寻封住杜夫人的五识,悠哉悠域的假尸体躺在一块海底礁石上。

藏身海底,陈寻发挥起来就没有那么顾忌。

他将神识散开,海面上千丈方圆内的战场都清晰映在他的灵海之上。

他将一枚枚由精神异力凝聚的暗日撼神玄印,顺着海水里剧烈翻腾的水沫浪泡,钻入落水的海盗眉心,将他们神魂撕裂、震昏,或送到海兽的嘴边,或送给归海阁的弟子射杀。

陈寻就想等着海面上的战事结束后,他再将被打晕过去的杜夫人送回海面,他好从此与归海阁分道扬镳,然而就在朱良庸率归海阁弟子控制住战局之际,数声厉啸由远及近传来。

数道虹影从极远掠来,速度之巨,摧动海浪翻腾,竟在数十里外就分出道雪白的水线。

看来人气势如此之强,朱袍修士与红胡子扭头就逃,再也不管落水的海盗。

很快数道虹影在千丈之外顿住身形,赫然竟是有一年时间未见的宋玄异、陶思月等龙门宗弟子,他们个个也是心狠手辣,问清楚情缘,当即就一道道剑光、剑气降落,就将落水的海盗诛杀干净……

保定白癜风好的医院
佳木斯治疗阴道炎医院
沈阳治疗早泄医院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在线挂号
郑州和康医院郭萌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