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克孜勒苏信息网 > 游戏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28.流沙节杖和甲虫之墙(下)

发布时间:2019-09-25 20:37:46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28.流沙节杖和甲虫之墙(下)

有时候,世界的命运会掌握在凡人手里,这是非常罕见的,尤其是在这个存在神秘力量的魔法世界里,这种事件出现的几率太小,小到过去数万年里,都没有出现过。

但从黑暗之门入侵开始之后,世界的舞台就从神秘生物转向了凡人,从海加尔山之战到现在的流沙之战,故事的主角一直都是凡人生物,而代表着神秘力量的巨龙和半神们,却已经隐没在了时光的幕布之后。

狄克手里握着流沙节杖,数十万人正在看着他,在那摇摇欲坠,肉眼可见的在摇晃的甲虫之墙背后,同样有无数双包含着恶意的眼睛在注视着他,但圣骑士并不慌张。

他转过身,将手里的流沙节杖高高举起,面对流沙上列阵的士兵和将军们,圣骑士有些懊恼。

在这时候,他应该说一些激励人心的话,但萨鲁法尔霸王在流沙之战里的台词,他当年在进攻斯坦索姆的时候,已经说过一次了,难道还要拿过来再说一次吗?

不,圣骑士摇了摇头,他深吸了一口,然后开口,

“我,我是塞拉摩的北方伯爵,银色黎明的秩序领袖,海加尔山圣战的保护者,人类世界的黎明骑士,黑石山的征服者,炎魔之王的驱逐者!你们都认识我,你们中的很多人也曾和我一起并肩作战!”

“但今天,我没有带着那些显赫的头衔和身份来到这里,我是以一个人类世界的战士,以一个艾泽拉斯的保护者的身份站在这里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28.流沙节杖和甲虫之墙(下)

!”

“3000年前,我的先辈在东大陆的荒野上创建了第一个人类国家阿拉索。她孕育于反抗和自由之中,奉行守护和誓言的信条。”

“现在,我们正进行一场伟大的战争,来考验这个国家的子嗣的勇敢,来考验这个高举正义和自由旗帜的世界。”

“今天!我们相聚在这场正义与邪恶,守护与杀戮的战争的一个伟大战场上,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了把这战场的一部分,奉献给那些为这个世界的存在而捐躯的英雄,来作为他们最后的安息之所。”

“我们在黄沙中为了生存而搏杀,他们在天空中为我们祝福!”

“虫子们会为他们的神杀尽眼前的一切活物,我们能为自己做什么?”

“我们只能死战!而且我们必须这么做!”

“我们不能奉献,不能圣化,也不能神化这场战争,因为那些曾经为这个世界战斗过的人们,活着的和死去的英雄们,已经圣化了这片土地,他们所做的远非我们的微薄之力所能扬抑。”

“这个世界不大会注意,也不会长久记得我今天在这里所说的话,但是,它永远不会忘记勇士们在这里所做的事!永远不会忘记勇士们留在这里的鲜血和牺牲!永远不会忘记勇敢者在这里留下的足迹!”

“毋宁说,我们这些还活着的人!我们应该献身于留在我们面前的伟大任务!我们应该从这些光荣的战死者身上汲取更多的战斗意志,以完成他们精诚所至的事业!我们在此下定最大的决心,以不让战死者白白牺牲!”

“我们总是时刻进行着不公的战争,我们总是因为贪欲和傲慢而挥舞着武器自相残杀,我们的荣耀已经失去!而我现在将引领你们走向带来永不朽灭的荣耀!我们将团结起来,第一次在不同种族不同信仰之中,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而战!”

狄克的声音越发高昂,萨鲁法尔和其他兽人战士已经握紧了手里的武器,牛头人们更是将莫高雷的战旗背负在身后,任由它们在风中猎猎作响。

李奥瑞克公爵双手拄着自己的大元帅之剑,他回头看了一眼,暴风城的士兵们森严而激动,年轻的士兵的战斗意志已经被狄克的那一番话完全激励了起来,他忍不住低声祈祷。

泰兰德洒下一片片月神之光,本尼迪塔斯即便内心不愿,但仍然张开手,将圣光的祝福撒向每一个军团。

精灵们低声唱起了战歌,矮人们也唱起了高山间的曲子,数目比较少的侏儒和地精们在飞行器上欢呼,遍布天空的狮鹫和角鹰兽以及双足飞龙骑士们高举着武器,整片战场的呼吸声都似乎连成了一片,能站在这里的,没有弱者,这些来自各个国家的精锐士兵们意识到了今天自己肩负的任务,他们都见过那些虫子的凶猛,也都明白这些虫子冲出去会带来什么样的恶果。

圣骑士将流沙节杖高高举起,用尽力量高呼到,

“我们为胜利而来!我们不会被这些虫子击垮!我们将为自己的亲人和自己的国家而战!”

“我们将为了这个世界而战!我们将为了艾泽拉斯而战!”

“勇士们,进攻!”

“砰!”

精美的流沙节杖在接触到那甲虫之台的封印的时候,就化为点点流沙从狄克手中消散,他眼前的甲虫之墙的封印,也在这一击之下悄然出现了裂痕,在不到1秒钟的时间里,这裂隙布满了那封印,在不远处的甲虫之墙上,同样的裂痕出现,就像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再无法承受肩膀上的重担,于是在新的打击到来的那一刻,它的身体轰然倒塌。

以近五米高的,缠绕着藤蔓和特殊徽记,将三分之一个希利苏斯大沙漠完全笼罩起来的甲虫之墙,在士兵们列队的前方倒塌,就像是地震中的房屋那样,在地面上溅起了遮挡目光的灰尘。

当灰尘散去,那是密密麻麻的虫子!

不同于之前见过的工虫,这些虫子单从外表来看,就更具有攻击性,它们的身体畸形,全黑的甲壳,恶毒的眼睛,还有大的过分的虫鳌,它们的数量近乎无穷无尽,那些名为其拉鞭挞者的虫人和黄蜂一样的其拉猎狩者几乎遮蔽了甲虫之墙内方的天空,在这些战斗虫之后,还有更高大的虫人,全身布满了黑色或者土黄色的甲壳,双手就是畸形的虫爪,头顶还有尖锐的撞角,关节纤细而具有力量。

它们嘶吼着,咆哮着,伴随着地面的震动,一头一头身高10米的黑曜石巨人,那些被称为阿努比萨斯的黑曜石狗头人,握着各种各样的巨型武器,在一个超大号的黑甲虫人的带领下走了出来。

那是曾经高贵的造物,但如今已经屈服在了邪恶的主宰者的意志之下,他们就像是从传说中走出来的神灵巨人,黑色的身躯和黄色的配饰,以及被雕刻成胡狼型的脑袋,都给人了一种肃穆的压迫感以及力量感。

“1000年前,你们没能击败其拉,1000年后,我们将扫平整个世界!快逃吧,死亡就在你们身后!”

这是其拉虫人的将军,他和其他其拉虫人不同的地方在于他手中的武器,那是一把用虫甲和角质弄出来的绿色长剑,这似乎代表了他的身份,他千年前流沙之战的指挥者,看到那黑色虫人,鹿盔忍不住化身黑色夜刃豹,一闪身就消失在了原地。

那是拉贾克斯将军,曾经亲手撕碎了鹿盔的儿子的虫人!一个在1000年前就该死去的混蛋!

沙漠的热风在虫人登场的嘶吼声中似乎都被压制了,但士兵们作为整体诞生的战斗意志却让他们根本不畏惧那些奇形怪状的虫子,而在虫人们耀武扬威的登场的同一时间,在士兵们的后方,蓝色的,红色的,黄色的,绿色的光芒出现,巨龙们又一次加入了战场,士兵们欢呼着,和巨龙并肩作战,这让他们放佛进入了神话的故事当中。

这还没完,当空间悄无声息的破开,巨大如山岳一般的岩石乌龟,它背负着小山,全身雪白的荒野狼神,全身包裹着荆棘的阿迦玛甘,还有天空中飞翔的白色巨鹰,传说中的半神一个接一个出现在了这片荒漠里。

这种史诗般的画面让士兵们的欢呼静止了片刻,但下一刻,更明亮的欢呼声在军阵中响起,那是万千声音汇聚在一起,那是众志成城。

“为了艾泽拉斯!”

守护德鲁伊们在玛法里奥和哈缪尔的带领下,化身铁皮棕熊,朝着那些虫人主动发起了冲锋,野性的咆哮压制了虫人毫无意义的嘶吼,着就像是一个信号,李奥瑞克公爵翻身上马,低沉的号角声在战场上响起。

海军上将戴琳也罕见的骑在自己的战马上,在他身后,库尔提拉斯的水兵们皆已长刀出鞘,在另一边,兽人的狼骑兵,巨魔的迅猛龙骑兵以及牛头人的战争科多兽都已经入场,当暗夜精灵哨兵们骑着黑豹,侏儒和矮人们驾驶的蒸汽坦克怒吼着加入战场之后,联军一方的冲锋阵势已成。

法师们召唤的风暴和烈焰毫不留情的砸在虫子的阵营里,大半个天空都被黑色的云层覆盖,第一次被文明世界接纳的术士们联手召唤了横跨天空的火焰之雨,那些带着明灭的光焰砸入甲虫之墙内部的火流星昭示着恶战的到来。

这一刻,整个希利苏斯的大地都在震颤!

生与死,生存与毁灭的界限从未这么清晰的出现在每一个战士的心里,那些异族!那甚至不是兽人那些可以交流的异族,今天在这战场上,注定只有一方可以继续活下去!

旌旗飘散,号角长鸣。

潜入阴影里的鹿盔的偷袭让虫人将军拉贾克斯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声,1000年前的仇恨终于在今天有了报复的机会,和鹿盔一起潜行过来的野性德鲁伊们在第一时间就将虫人将军和他的士兵分割开来。

当人类的重骑兵合身撞入同样发动了冲锋的虫人军队当中的时候,当第一抹腥臭的虫血洒在沙漠之上的时候,当虫子的嘶鸣和勇士的怒吼响彻苍穹的时候,当作为步兵前驱和虫人撕咬在一起的恶魔猎犬被撕得粉碎的时候,在1000年之后,在这片永恒的黄沙之上。

流沙之战,又一次开启了!

上海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上海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上海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上海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上海治疗宫颈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